图片搜索Image Search:
湖南:单身妈妈千里寻子 母子凌晨落泪团聚

2012-12-25 15:45:25 [上传者:实习编辑陈俊筱] [作者:李健] [责编:实习编辑陈俊筱]
2012年12月8日,怀化市某酒店,六入辰溪寻子的陕西女子李悦终于抱回孩子,母子团聚。

  华声在线-三湘都市报讯(记者 张文杰 邹丽娜 汤霞玲 戴鹏) 12月8日,凌晨5时30分,辰溪罗子山下,夜黑似墨,冷风如刀。

  李悦木偶般站在路旁守望。许久,远处孤零零走来一个身影,满脸是泪的向宜发抱着孩子,默默将孩子递到她手上。

  “哇”的一声,孩子受惊的哭声骤然划破夜色,李悦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母子俩哭成一团。寻子一年,这是陕西女子李悦第六次入湘寻子的第二十天。

  这对失散一年的母子,在本报全程介入下终于得以团聚。当日,辰溪县委县政府邀请本报记者作为唯一媒体,见证团聚全程。

  相见

  母子凌晨路旁团圆

  12月7日,在辰溪的李悦接到了该县政法委副书记袁琼的电话:晚上县委县政府组织人陪你一起要回孩子。

  泪水瞬间流出,李悦半天哽咽无语。

  此前,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她曾辗转陕西、浙江、湖南三地寻子,五入辰溪三度被殴,这已是她第六次在辰溪寻子的第19天。同日,本报记者接到了辰溪县县委副书记周重彦的电话:特邀三湘都市报记者独家见证李悦母子团聚。

  18时30分,记者陪同李悦及辰溪县委县政府工作人员抵达孩子所在地黄溪口镇。一路上,李悦一直看着车窗外,神色焦急。

  黎明前总会有一段黑暗。在镇政府,孩子养父母向宜发、米爱桃几度与李悦发生口角,协商几近失败。在袁琼等政府工作人员的调解下,8日凌晨4时30分,生、养双方终于签订协议。

  随后,养母米爱桃一路哭着回家给孩子收拾东西。李悦则捂着脸坐在车里,泪水从指缝一滴滴渗出。

  5时30分,镇上街道的一个交叉路口,县政府的四辆车依次排开,李悦焦急地等在车旁,直至养父向宜发抱着孩子出现。

  “好好带孩子……”向宜发哽咽着交代李悦。

  “请你们放心,我会带好孩子的。”李悦紧紧抱着孩子,眼神坚毅,“想孩子了,也可以来看他。”

  在工作人员的陪伴下,李悦赶紧回到了车上,车队掉头紧急向县城驶去。

  此时,向家车内的米爱桃嚎啕大哭,当李悦的车驶过,米捂着脸,哭倒在座位上。

  喜悦

  “我一分一秒都舍不得放下”

  “宝宝,不哭了,妈妈在这儿。”车里,李悦抱着孩子,亲着孩子的脸庞、嘴唇,任孩子和自己的泪水混在一起。

  “宝宝看这儿,这是你,是你刚出生的照片。”见孩子一直哭个不停,李悦拿着手机,逗着孩子。“宝宝以后都和妈妈在一起,不管前面多难多苦,都不和你分开了。”

  前往县城1个半小时的路程中,一年来为寻找孩子疲于奔命的李悦多次呕吐。当记者提出要帮她抱着孩子时,她哭着说:“我一分一秒都舍不得放下他。”

  8日7时许,李悦抵达县城酒店。

  “给宝宝穿新衣服喽。”拿出提前买好的衣服,李悦笑着说,穿新衣服,过新生活,我的乖宝宝。

  “该给孩子喂奶了。”李悦拿出新买的奶瓶,用开水烫了烫。“要等开水凉会儿,30ml的水配一平勺的奶粉,每餐喂饱即可,每天多喂几次。”拿着奶瓶的李悦不停地和记者念叨着。没有换过尿片的李悦,换尿片时手忙脚乱。“来,我来教你,这我也有经验。”志愿者老魏在一旁乐呵呵地说。

  整整一天,李悦都和孩子“腻”在一起。“网上说,要和孩子多接触,他才会和我亲。”她一边说着,一边不时地亲吻、抚摸着孩子。

  回家

  “给我们照张相吧,这是我人生重要一站”

  “这是我儿子生活了一年的地方,也是我的伤心地,我想连夜赶回长沙。”8日16时,李悦一边和孩子嬉笑,一边整理行李。“宝宝乖,妈妈给你戴个护身符。”李悦从行李中拿出一条脚链给孩子戴在脚上,“这是我在老家寺庙里求的,希望孩子平安健康。”

  听闻李悦要赶回长沙,眼里仍带着血丝的袁琼赶来酒店,代表辰溪县委县政府送别孩子。

  “宝宝,我们回家喽!”17时30分左右,本报4名记者、志愿者老魏和李悦母子开车出发,20时顺利抵达怀化市。

  23时,怀化火车站广场前,李悦突然哭了,她抱着孩子要求记者给他们母子俩留影。“多少次从这里出发去辰溪,每次都是带着希望而去,身心俱伤而回,这里对我来说是人生的重要一站。”

  23时47分,李悦抱着孩子,头也不回地登上了开往长沙的K578次列车。

  感恩

  孩子,等你长大了……

  “感谢三湘都市报,如果不是你们,我们母子或许很难团聚。”李悦说。

  此前,李悦给孩子养父母支付了5.5万元“感谢费”。更早之前,对方曾索要232万天价。

  “我想先平静下来,和孩子好好培养感情,不要被人打扰。路还很长,我会坚定地走下去,即使付出我的生命,我也要好好地呵护他。”12月9日,回到长沙的李悦坚定地说。

  对于未来,李悦有些彷徨,她告诉记者,为了给孩子养父母补偿,她找志愿者老魏借了3万元,而孩子的奶粉、衣物和今后生活都不会很轻松。“不想再提孩子的亲生父亲了,我只想做好我自己,一切随缘。”李悦说,她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但如果注定单身,相信孩子长大后也能够理解。

  这段艰难的寻子故事,李悦表示不会和孩子提起。她说等孩子长大就告诉他,这个世界有很多他的恩人,“我最想教会孩子的是仁爱和感恩。”

  团聚镜头

  “宝宝,不哭,妈妈在这。”

  寻子一年,辗转四地,六入辰溪。12月8日,李悦抱着孩子,亲着孩子的脸庞、嘴唇,任孩子和自己的泪水混在一起。

  新闻回放

  2011年9月29日,陕西女子李悦生子5天后,孩子“失踪”。一年来,李悦千里寻子,遭遇养父母232万元天价索赔。

  11月22日起,本报连日刊发重磅系列报道,全国数十家媒体跟进。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主任陈士渠三度关注。

  12月8日,母子团聚。

 

  妈妈来了,宝宝回家  

 

  12月9日早上7时,长沙火车站,经历一年多的寻子路,李悦母子终于团聚,并顺利到达长沙。

  前路未卜,李悦坐在辰溪街头,一脸落寞。

  9月29日。孩子,这是你的生日,也是母亲寻找你的起点。

  一年前的这天,陕西省宝鸡市中心医院,母亲李悦产子。

  当她走出病房,你已不知去向。

  因非婚生子,李悦父母忧心忡忡。“中间人”张艳梅留下两万元抱走了你,从此你音讯全无。

  四地奔走。陕西、上海、浙江、湖南。

  孩子,这是一年多里,母亲的鞋靠近你的过程。

  在我们出现前,她独自一人奔走寻觅,花光积蓄,还卖掉了驾驶多年的出租车。

  她找到了“中间人”,找到了辰溪,找到了我们,找到了你。

  孩子,妈妈找到了你,却无法见你,抱你。

  六入辰溪。孩子,这是最锲而不舍的母爱。

  她独自进过四次深山,她四处张贴“悬赏海报”。她拿着你的照片,挨家挨户地问你的去处。

  她手中的那张关于你的珍贵照片,是她苦寻数月后,在警察那拿到的。

  为了见你抱你,妈妈曾数次被打,“他们那么多人,我只能缩在那一动不动”。

  妈妈曾遭遇天价索赔。面对232万,她曾哭着对我们说,“即使知道前面是个坑,我也只能往下跳。”

  12月8日。孩子,这是寻找的终点。

  哭过,笑过,期待过,失落过,绝望过。所有一切,化作重逢时刻的落泪一吻。

  一年后的这天,在辰溪清冷的夜色里,母亲李悦抱着你。你们都哭了。

  你因陌生的母亲而哭,母亲因艰辛的重逢而哭。我们为你们的团圆落泪。

  12月8日。孩子,这是母爱的起点。

  这是长沙初冬的夜晚,母子相拥,眠歌轻唱。这夜晚有些清冷,也无比温柔。

  李悦妈妈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家了。孩子,跟妈妈回家吧。

  愿你们一路顺风,愿你们一生平安。

  ■图/实习生 李健 文/本报记者 张文杰 邹丽娜 汤霞玲 戴鹏

 

  谁是 “跨年寻子”的幕后恩人

  千里找寻四地辗转,擦泪而笑的李悦说:谢谢你们  

 

  11月22日本报A01版。

 

  11月22日本报A05版。

 

  11月23日本报A08-A09版。

 

  11月24日本报A07版。

 

  12月8日,怀化市某酒店,志愿者老魏躺在床上逗孩子,笑声飘荡在整个房间。 实习生 李健 摄

  ■记者 张文杰 邹丽娜 汤霞玲 戴鹏

  2011年9月29日,李悦的孩子呱呱落地,五天之后辗转陕西、上海、浙江来到湖南,并在辰溪落户。在长达14个月的寻子过程中,李悦跋涉四省市,奔波千里六度进入辰溪,历经艰难险阻,终于在12月8日得以母子团聚。

  “感恩!”这是李悦反复和记者说起以后要教导孩子的话,尽管寻子之路经历了太多的坎坷与是非,但她希望孩子的未来会有更多光明、忘却黑暗。

  1浙江警方:确定孩子所在地

  因非婚生子,李悦生下孩子后,李家父母就想托中间人送养孩子,经过朋友戴玉斌、何雅芳夫妇联系,李家找到了中间人张燕。 三天后,张燕留下两万元抱走孩子,从此音讯全无。而彼时的李悦因身在病床,无力阻挠。

  出院后,李悦以死相逼,问父母要到了戴玉斌夫妇的电话,从此开始寻子历程。 2012年5月,李悦来到上海闵行区公安局查找线索,发现“张燕”系化名,其所在地为“浙江绍兴”。

  2012年6月,李悦来到浙江绍兴,经当地警方帮助,查到张燕真名为“张艳梅”,在绍兴打工。张艳梅证实,孩子现所在地为湖南怀化市辰溪县罗子山瑶族乡,收养人为向宜发、米爱桃夫妇。

  自此,李悦寻子有了明确的方向。

  2辰溪警方:证实孩子确为李悦所生

  2012年6、7月,李悦两度进入辰溪寻子,无果而返。8月,她第三次进入辰溪,当地警方立案,经DNA鉴定,证实向宜发、米爱桃夫妇所抚养的孩子确为李悦所生。

  但困难随之而来,由于向家不愿割舍孩子,向李悦提出了232万元的天价索赔;辰溪警方将此事定性为“民间抱养纠纷”,并撤销立案,事情就此卡壳。

  之后的8月、11月,李悦第四、第五次进入辰溪,生、养双方几度冲突,寻子陷入僵局。

  3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主任陈士渠:五度表态关注

  11月22日,本报率先披露李悦寻子遭遇天价索赔后,本报官方微博同时转载。当天上午,经新浪实名认证的中国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关注了此事,并回复:“请把详情私信发给我,以便部署核查。”尔后,他再次转发本报微博,并作出回复:“将核查此事。”

  23日13:14,陈士渠第三次通过微博明确表态:已部署核查。

  12月8日,李悦母子团聚后,陈士渠第一时间转发本报记者张文杰微博并评论:收买儿童涉嫌犯罪,应予解救。12月8日11:19再次转发微博,并评论“收买儿童涉嫌犯罪,阻挠解救可追究刑事责任!”

  4辰溪官方:工作组驻守调查

  11月26日,本报报道的第四天,辰溪县委、县政府对此事表示高度关注。当天,辰溪成立由政法委、司法局、法制办、纪委、公安局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由县委副书记负总责,政法委书记谢开瀚任组长。

  27日,辰溪政法委副书记汪克华带队进驻孩子生活所在地黄溪口镇,对李悦寻子事件进行调查,并协调生、养父母之间关于孩子抚养权的事宜。此后,在连续三天两夜时间里,调查组一直驻守在镇上,并对向家和孩子24小时监控,以确保孩子安全。

  5辰溪县县长龚琪:孩子肯定要回到亲母身边

  11月27日,辰溪县人民政府县长龚琪明确对本报记者作出回应:孩子肯定要回到自己的亲生母亲身边去。李悦寻子第一次有了明确的答复。

  龚琪同时表示,绝不允许养父母在协商过程中漫天要价,必须依法提出所需的补偿数额。对于各界强烈质疑的孩子在辰溪县通过伪造材料上户口“洗白”一事,龚琪表示,要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如果发现有违法违规的行为,将严肃处理,依法行政。

  12月3日下午,在调查组获悉基本情况后,龚琪县长约见本报记者并表示:当天下午3点由政法委牵头,正式展开生、养双方协商。

  6辰溪县政法委副书记袁琼:带病坚持到母子团聚

  12月3日15:00,在辰溪县龙泉大酒店五楼会议室,辰溪政法委副书记袁琼牵头对生、养双方展开了第一轮协商:向家提出了12万元的补偿要求,李悦只愿提供3.6万元的“感谢费”。本报记者邹丽娜、张文杰、李健接受辰溪县委、县政府邀请全程见证。

  彼时的袁琼正患眼疾,眼睛充满了血丝。在五次的协商过程中,尽管双方多次出现波折,但袁琼始终坚持在协商的第一线。

  12月7日—8日的第五次协商中,袁琼、县法制办副主任杨泽武全程参与,数次阻拦向家对李悦的辱骂、殴打,并严厉呵斥向家的行为,竭力保护记者和志愿者的人身安全。凌晨时分,在事情急剧恶化、现场可能难以控制时,袁琼极力鼓舞工作组成员坚持:天明时分,一定能达成协议,将孩子抱出黄溪口镇。

  8日凌晨5:30,李悦在支付5.5万元“感谢费”后抱回了孩子,袁琼全程陪同李悦返回县城。

  12月8日下午,袁琼代表县委县政府送别李悦母子并嘱托:“带好孩子!”

 

  团圆母亲许诺一一报恩

  帮助者说:每一个失散的孩子,都应该回到母亲怀中

 

  11月26日本报A08版。

 

  11月27日本报A03版。

 

  11月28日本报A16版。

 

  12月8日清晨,六入辰溪寻子的李悦终于抱子而归、母子团聚。实习生 李健 摄

 

  母子团聚路

  孩子回来了,民间力量的推动是李悦母子团聚的重要力量,李悦亲热地将志愿者老魏认作了孩子的“大舅”,并对记者说:所有帮助过自己的恩人,将来要告诉孩子一一报答。■记者 张文杰 邹丽娜 汤霞玲 戴鹏

  7志愿者魏继中:我帮你找回孩子

  “随手公益”“老魏寻人网”志愿者魏继中,是李悦寻子过程中遇到的第一个“贵人”。

  今年8月李悦第三次进入辰溪寻子谈崩后,她去了北京求援,偶然在网上查到了“寻子之家”志愿者团体,志愿者魏继中(昵称“老魏”)对她说:“我一定帮你找回孩子!”11月20日,老魏陪同李悦来到黄溪口镇找寻孩子。

  因连续一周寻子无果,11月27日,老魏联系上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的助理韩警官,将李悦寻子事件的材料传递了过去。11月28日—12月2日,老魏还奔赴北京,面见陈士渠,向陈反映李悦寻子进展。

  12月3日,老魏再次从北京返回辰溪,在12月8日第五次协商过程中,曾被向家殴打。

  8本报记者:率先报道坚持到底

  11月15日,老魏与本报记者汤霞玲联系,本报深度报道部全程介入。

  11月19日,在李悦尚未抵达辰溪之前,本报记者邹丽娜、戴鹏以桔贩身份进入辰溪罗子山桂林村七组,以“收桔子”为名对向家暗访。

  23日,记者汤霞玲、戴鹏率先刊发报道《单身母亲耗时一年跨三省寻子》、《232万!艰辛寻子却遭天价索赔》,独家披露李悦寻子事件,迅速引起关注。此后,本报连续进行了六期报道,共计9个整版,并全程见证寻子过程。

  12月8日,第五次协商,记者受邀见证时一度遭遇人身危险,记者张文杰、李健始终坚持在一线,最终陪同李悦抱回了孩子。

  12月9日,本报记者护送李悦母子回长。

  9全国媒体:全程关注寻子进展

  本报报道之后,11月23日17:50,中央电视台二套财经频道《经济与法》栏目记者师晓岚打来电话,表示要对此事做专题报道。中央电视台十二频道《社会与法》栏目记者张存隆27日跟进此报道,并于30日赶到辰溪,12月5日晚返回北京。

  浙江卫视新闻中心记者熊宇23日来电表示,愿跟进报道,并于27日赶到长沙,30日离开辰溪。

  陕西三秦都市报记者张亮23日打来电话,24日到长沙、25日到怀化,26日抵达辰溪,采访报道数天后,于12月5日离开辰溪。西安晚报记者魏鑫也第一时间与本报联动。

  湖南公共频道记者欧亚23日联系上本报,并于当天赶到了辰溪。直至12月8日下午离开辰溪,全程参与了此次事件的报道。

  深圳都市频道记者谢奇于12月6日下午赶到辰溪县,8日下午2点离开辰溪,见证了李悦抱着孩子抵达辰溪酒店的关键时刻。

  10

  爱心人士:声援支持李悦寻子

  “不管怎么样,这个孩子现在必须交还给亲生母亲!”23日,本报报道后,“微博打拐”发起人邓飞率先发声,全国的爱心人士纷纷表示声援。

  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业务委员会秘书长韩嘉毅和广东一粤律师事务所律师闻宇等全国知名律师随后找到本报记者,表示愿意提供免费的法律咨询和帮助。

  23日下午,福建龙岩市连成县一小学老师杨明打进本报新闻热线表示,如有需要愿意当面鼓励李悦,并提供经济帮助。

  12月8日,杨老师听闻李悦母子团聚,表示要赶往长沙看望李悦。

  记者手记

  为了我们每个人的孩子

  20天,5位记者,13个版。我们为什么如此执着地守着一场母子重逢?

  如果李悦母子无法团聚,如果有一天,我们和自己的孩子失散……

  “但愿孩子永远不知道这世界的原本模样。”12月9日零时10分,《社会与法》栏目记者张存隆在我的微博上如是评论。

  那时刻,K578次列车正奔往长沙,与辰溪渐远,孩子已在母亲李悦的怀里沉沉睡去,如同一切从未发生。我看着他静谧的睡容,泪眼婆娑。

  孩子,有些真相你注定要忘却,但有些道理,你必须要明了:

  等你长大,你终究会自己认识这个世界。如同在关于你的事情中,有地方保护和勇于作为的博弈,也有暴力和妥协的杂糅,更有爱和伤害的交织。

  ——但你要知道,爱终究是这个世界的本原,光明终究照耀着大地。

  等你长大,你终究也会看到拐卖与救助。如同在关于你的事情中,买卖与收养混搭,复杂与简单同行,利益与情感交锋。

  ——但你要知道,简单才是这个世界的基调,事情回到它原本应有的样子,如同孩子必须要回到母亲的怀抱。

  等你长大,你终究也会遭遇犹豫和果敢。如同在关于你的事情中,我也曾愤怒继而冷静、焦灼继而清醒、彷徨继而坚持。

  ——但你要知道,我所做的看似为了你,其实是为了我们每个人的孩子,甚至包括你未来也会有的下一代,每一个孩子都不容伤害。

  1945年,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建起时,刻下了马丁·尼莫拉牧师的短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等你长大,不管你是记起还是忘却,我只希望当你看到这段话时,在爱的追求者和真理的捍卫者中,有你。

  ——我们想告诉你的,无非是一个简单的事实:每一个失散的孩子,都应该找到回家的路,都应该回到母亲怀中。

  ■记者 邹丽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