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搜索Image Search:
向绪俊《指尖下的光影》摄影集节选

2013-10-21 15:42:37 [上传者:陈催英] [作者:向绪俊] [责编:陈催英]
《天眼》。

  春寒料峭的早晨,点开摄影家向绪俊先生的博客,盎然和妩媚的气息一瞬间将我的灵魂覆盖。他的作品有田园牧歌的意境,像潺潺流水一般直击人心脾。
  这幅照片就是《走进春天》。一个妙龄少女站在碧绿的草地上,凝望着远处鹅黄的油菜花。旭日穿透树梢像几柄利剑,直逼那一排排挺直腰杆的小白杨,女孩仿若在等待一个人,此时,一片霞光,金灿灿的,大地开始热闹了,白桦树开始醒来吐出嫩芽,一切充满生机,我心如止水品读着先生的这幅作品。女孩在凝望什么?祈祷大地给予万物生灵来一场温暖的沐浴。如默默一样耕耘的农人,祈祷有个好年景,风调雨顺,孩子健康,学业有成……凝望从何处而来,都从她的心底而来。浓郁的生机浸霪在画面中,让人宁静的心一瞬间如雨后春笋般坚强起来,破土而出。我恍然顿悟,盎然和生机具有一种奇特的功效,给我力量。
  有些摄影作品,不在指尖,不在镜头下,而在心里。
  当我还沉浸在这幅作品里,社长领着一个约莫刚过不惑之年的男子进我所在的办公室,“小杨,你今后就管他叫向老师,他负责给报社摄影。”
  我面前这个很稳重,讲话有点操着湘西北口音的男子就是向绪俊先生。世上有些事情说来奇特,这或就是缘分吧。
  先生何许人也?张家界慈利人。性格耿直,厚爱晚辈。通过一段时间的交往,我们成了要好的忘年交。同为出生大山里的我们,可谓兴趣相投,在一同工作的近一年日子里,我们起早摸黑跑新闻,还记得2009年夏天,全国中学生运动会在湖南长沙举行,我们为了拍摄到一些精彩照片,是的士公交拼命地赶。有一天忙到11点才回到报社,做好相关照片是晚上近12点了,我们才想起还没吃晚饭。于是拖着疲倦的身子到湖南日报对面的夜宵店吃上一碗面,喝一杯啤酒。回想这些场景,我想我今天对新闻事业的这股执着劲儿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养成的。后来,先生因故离开报社去了海南岛。我们见面的日子就很少了,但彼此依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最近,他回到了长沙,约我喝茶。见到先生,他就给了我一个意外地惊喜: “小杨,这是我的摄影集——《指尖下的光影》。”看到先生的作品结集出版了,我很高兴,就想为先生写点什么。
  这本影集放在我的案头有些许时日了,一直不敢动笔写。今夜窗外吹着风声沙沙作响,此刻我一个人坐在偌大的房子觉得缺少了点什么?于是沏上一杯茶,又品读起——《指尖下的光影》。看着这本作品集,我的思绪如奔涌而出的激流,卷起往日的回忆,
  那种似曾相识的亲切、乐趣、大气又回来了。看着作品集中的照片《冬日雪影》《风雪行》,我感受到的不是寒冬的肃杀,萧条,而是童年生活的乐趣,阳光后的白雪更为迷人,更为洁白;远处的树林披上盛装,几个行人行走在这茫茫大雪之间,给大地注入了生气,也增加了画面的灵气。这让我想起诗人的诗——“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先生摄于云南东川的《霞光》给人一种震撼,一簇簇光柱从云层中透射而出,照亮了东川特有的红土地,大块大块的色块,是农人播种的庄稼,在阳光的衬映是如此的动人心魄,让人领略到了大自然的壮观和雄美。
  一幅似曾相识地照片又回来了。这幅照片展现在我面前的是感受到春天的柔风,吹过了脸颊,也吹进了少女的心扉;这春风染绿了树梢和大地,染黄了菜花,更唤醒了沉睡的大地。
  在《早课》这副作品里,我们不仅能听到静静的禅音,感受到佛教的博大精深,更能体会到僧侣那颗虔诚的心,阳光透过窗棂照进佛堂,也照亮了修行人的心灵。
  《粽香飘农家》里那袅袅的炊烟,灶头上那飘动的火苗,不正是农家今日生活的真实写照吗?观赏《青海湖畔》,《狂野》《茶卡盐湖的光影》《雪山下的羊群》,我们看到了西部那非同一般的美丽景色;从《转经人》到《小喇嘛》,我们看到了西藏的人文景观;从《夜幕下的布达拉宫》到《彩色的河谷》我们感受到了西藏除了粗狂的美之外,还有细腻而且温柔的美。
  这只是一本不算太厚的摄影集,但我们在读这本书的时候,却跟随着向绪俊先生的脚步走过了青藏高原,领略了云贵大山,跋涉了南岳北岳,徘徊在具有浓郁民族特色的宏村和西递,漫步在三亚妙曼的沙滩。
  他的摄影集里有冬天,有春天,更有火热的夏天和收获的秋天;在他的摄影集里,我看到他对生活的热爱,对艺术的追求。重要的是,品读他的影集,我能感受到向绪俊先生那一颗热爱自然,珍惜生命和对艺术孜孜以求的童心。他手中的一个相机,聚焦着对大地无限的热爱,也表达着对与土地相依为命的芸芸丛生深深的悲悯。只有赤子,才能如此深爱着山川、河流、大地和一生劳作的农人。
  品读先生的影集,回忆我们交往的日子,他的作品自然、温暖,经得起岁月之手细细翻阅,经得起宁静致远地品读,更经得起时间的打磨和考量。因为,那些作品能让人的内心如木棉般柔软和温暖。
  不论春天还是冬天,摄影带给先生的都是生命的暖意。他怀着一颗赤子之心,深爱着山川、河流、大地和一生劳作的农人。所以他镜头下的作品有那样美。
  如今的我,何尝不是一个赤子?工作和生活给予我的都是金黄的稻穗。似水流年里,不会淡化我们曾经的交往,我们有分歧、欢颜、郁闷、理解,但最后都是化着金灿灿的稻穗。先生以他的镜头为自己描绘了一个世界。我想,我一定能以一支笔,伏案写起激情的文字,让笔下的故事都具有人文关怀,给人以温暖。因为,我爱春天,我爱足下的大地,我更爱天底下的每一个芸芸众生。 (作者:杨元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