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搜索Image Search:
保靖69岁老人坚守讲台,只为放飞大山的孩子

2018-06-06 09:30:42 [上传者:周梦菡] [作者:田亚君] [责编:周梦菡]
农家院子是张胜文独特的写作课堂,解决了学生“无话可说、无话可写”的难题。

 保靖县大妥乡张家村是一个“与天相接”的地方。因地势高、百姓穷,被当地人称为“二郎山”。

  现龄69岁的张胜文,是这个穷山头上教育园地里唯一的“老耙手”。早已“超期服役”的他,为了山里的孩子,一直不忍心从讲台上退下。

  老式的讲桌、斑驳的课桌,残缺的教具,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缝缝补补留下的。15平米的木板教室,挤着12颗“小脑袋”,孩子们渴求知识的大眼睛如山涧溪水,清澈透明。教室前面,“为走出大山而读书”8个大字格外醒目。

  白天,“叽叽喳喳”的学堂,像过节一样热闹。放学后,孩子们魔法般的突然“蒸发”掉了,留下的只有最难忍的孤独和寂寞,但张胜文早已习惯,独守清灯,伏案备课,批改作业,乐此不疲,他用一种“永不停歇”的姿态,苦苦耕耘在“二郎山”希望的“责任田”里。 

图、文 | 田亚君

影像背后的故事

“二郎山”上“老耙手”

 

  1977年春天,保靖县大妥乡张家村小学的一个老教师突然甩手不干了。高中辍学到生产队搞了13年“劳动锻炼”的张胜文,被村书记第一时间找去代课。就这样,张胜文放下犁耙、教书去了。一晃眼,已教得两三代人。

  孩子头上,张胜文花了“大心思”。“直接上”的山里娃课堂“摸不到风”。为走出困境,张胜文向书本学习,向同事请教,进课堂观摩。晚上,还把课本和作业带到屋里,煤油灯下解决教学上的“凝难杂症”。凭着这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钻劲,他能牵着课堂的“牛鼻子”走路了。

  张胜文的课堂是“自由”的:“放手时间多,讲解时间少,在‘操作’中,学生不知不觉间就掌握知识了。”面对后进学生,张胜文用“天天拨”的老办法,过关当天学习内容,不让学生有半点“欠账”。

  “张胜文教书狠!”这是张家老百姓众口一词的评价。以前的“账”,不提了。光上个学期,手上两个年级学生语文、数学成绩,就拿了四个全乡第一。

  “这里出去的学生,到大妥都是数一数二的。”村里到他手上“过路”的孩子,有30多个吃上了国家“财政饭”。

  在“通讯全靠吼,交通全靠走”的年代,张胜文不怕山高路远,一身泥水、一身汗水,下到学生家里,搞入学发动,做家长工作,家访足迹踏遍了大妥的山山岭岭。靠这份真心,张胜文走过了“普九”那段激情岁月,成了大妥一张“活地图”。

  张胜文人生的坐标在大妥山里头。从教40多个年头,头上走了八、九个校长。到张家、白家、斑鸠等学堂先后工作过的他,像一只飞上飞下的“鸟儿”,却始终没有飞出“二郎山”这座山。

  年近七十的张胜文是湘西教育战线上名副其实的“老黄牛”。

  云端上的张家小学是大妥乡规模最小的教学点,因山高路远,交通闭塞,条件差得外面人根本“不愿来”。2009年,张胜文退休后,学区拿好条件、好待遇、高价钱,都没有人“上”。

  面对即将“消失”的张家小学,老百姓慌了,学区急了。家乡的贫穷,山里教育的落后,让搞了一辈子教育的张胜文心痛了。

  危难之时,张胜文请求“出山”。

  其实,“老黄牛”再“出山”,困难重重:自己膝下三个孙子都在县城里,爱人也在城里负责接送孙子上学。为了村里的孩子,和家人“闹翻天”的张胜文,只能打乱原定退休计划,把家里一摊子甩给爱人,把爱人和孙子甩到一边。 

  在张家村,这样一个“爷爷奶奶的村庄”。孩子的生活要管,学习要管,习惯要管,教育要管,张胜文要管的事,很多很多……

   “天高皇帝远”的村小教育全靠自觉。再上讲台,张胜文像往常样“满天转”:每天早上8:00进学堂,9:00开始连上四节正课,2:10又开始下午的课程。中间,还要和学生搞个“大锅饭”。要是碰上雨雪天气,他还得生一堆旺火,等学生烤暖身子,再上课。课堂都是“分头上”:一年级15分钟,二年级15分钟,学前班10分,一个年级上课,其他两个年级看书或作业。这种“一心三用”的教学模式,张胜文一年接一年的“复制”下来。

  2014年,张胜文请求香港郭氏基金会再次伸出援手,修建学堂食堂、厕所、操场。建校期间,他主动挑起“后勤部长”的担子,把工程队吃喝拉撒都放在自家解决。

  学校离医院太远,为了方便学生,张胜文有个“爱心药房”。办公桌里满满一抽屉常用药:感冒的、消炎的、摔伤的、拉肚子的……这些,全是他下城拿医保卡刷的,免费提供给学生的。

  2015年9月,“张胜文故事”已通过现场直播的形式走上了湘西电视荧屏,荣获“最美湘西人”的他展现出了一个老教师的“精神海拔”,让所有在场人“涨了姿势”。

  如今,“超期服役”一直站着的张胜文,为了山里的孩子,不忍心从张家讲台的“火线”上退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