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搜索Image Search:
戴清升的《石菊假山》系列石雕

2013-09-29 16:13:30 [上传者:陈新科] [作者:谢金庭] [责编:陈新科]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丶湖南省工艺美术研究所菊花石雕老艺人戴清升,九十三岁高龄,仍勤奋创作。[1983年5月] 谢金庭摄影

  相关报道:湖南省工艺美术馆新馆开幕 带您步入“魅力非遗”之旅

  华声在线9月29日讯 (记者 陈新科)改造升级后的湖南省工艺美术馆于9月29日正式开馆,面向公众开放。在国庆长假期间,巧夺天工的菊花石雕、雍容华贵的湘绣、质朴浑厚土家织锦、珠圆玉润的釉下彩陶瓷四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首次齐聚一堂表演,观众可深入互动。

  这次展出的《石菊假山》是戴清升二十年代开始创作雕刻的。1958年,戴老师70岁高龄之际对其完善加工,作为向新中国建国十周年献礼的珍贵礼物。1979年之前一直陈列于人民大会堂湖南厅。

  《石菊假山》高62厘米,苍然古朴、屈曲多姿。在方圆仅60来厘米的石料上,竟有天然菊花石25朵、形态各异、坚洁晶莹,布局得体、错落有致,呈现出勃勃生机。

  菊花石雕素来以其原料稀古、造型典雅古朴而享誉中外。《石菊假山》之所以称雄于同类产品,一是石料稀罕奇特,二是戴老心诚工巧。一般石料在开采时,因放炮受震,不到60厘米的石料上极少藏有20多朵天然石菊。戴老当年得此奇料,可谓天趣逢时,造物有主。而《石菊假山》的创作,正值戴老雕刻技艺趋于成熟的时期,又在新中国诞生十周年之际,进行加工完善。整件作品的创作完成跨越了两个时代,倾注了戴清升几十年的心血。

  菊花石质地坚硬雕琢不易,石雕产量极少,故有“全球一”之称。一件作品的产生,首先要经过“打粗寻花”,就是“相石”,先除去表层松散、脱裂而不能成器的杂石,找出藏花的部位,然后将花开出来。由于花的大小、厚薄及花瓣的长短、走向都不同,不可能出在一个平面,需要积累丰富的经验才能找到。戴老师相石寻花的本领是无人能比的。他像具有神奇的“透视眼”,一石上手,经他左翻右看,稍稍动刀即可找到藏花部位。戴老常说:“花形好不好看,不全靠天生,也要靠打花得当”。有的产品是靠灵机一动,触景生情;有的则需静观三日,反复推敲。“石菊假山”的雕琢,是戴老凭着他丰富的经验,因势下刀,边打边想,手敲心授,经过意念和情感的无数次冲动,由生活中的物象,诱发出艺术的形象思维,边构思、边创造而成。

  戴老雕刻《石菊假山》,采取了“因材施艺、虚实相依”的技法和镂空打洞的造型手段。作品的实体部分,有从底座徐徐向上引伸的三块支撑石柱,扭曲生姿;上部有几朵大型“蟹爪菊”相互连接,呈斜托开放式形状;还有各种形态的“金钱菊”、“竹叶菊”分布其间;山顶处因势雕出一束水柱,回首而止,形成高峰。各形体之间的连接采用浪漫轻巧的水涡形刀路处理,使之相互贯通融为一体。造型上类似江南民间镂空木板刻,只是更加立体,镂空更为自由,追求一种饱满、丰实、缠绵不断的艺术表现和情趣。虚体部分的空洞是菊花石雕的表现特征。该作品共有空洞九个,大小不等,方位不一,转曲连环,间距适当,显得十分玲珑剔透。尤以上部的四个空洞,奇妙的互相穿插沟通,相互搭配,似乎缺一不可。整个作品可以小中见大,使人们仿佛感受到山岭的磅礴气势、菊色的斗艳争芳、洞窟的神奇虚幻和流水的绵延不断。无论从哪个角度欣赏,都能体现其整体的完美。

  戴老的“石菊假山”等一系列菊花石雕艺术品所表现的象征性、抽象性的艺术特色,一扫满清宫廷艺术的繁琐花哨之风,天然古朴,深厚清新,正是“似与不似之间”的象征表现,把具象与抽象与现实融为一体,具有强烈的时代气息。

 

  戴清升简介

  戴清升 1889年7月出生,湖南浏阳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曾任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副理事长等职。他13岁从师黄家传先生学习湖南浏阳菊花石雕。1956年入浏阳县手工业联社。后任湖南省工艺美术研究所工艺美术家、高级工程师。 代表作有《仿古假山》、《梅菊瓶》、《和平花》、《蟹堂花》、《石花山》等,作品《石菊假山》、《争艳》陈列在人民大会堂湖南厅,作品多次被送到国外展出。1915年创作的《菊花屏》《竹、菊、梅、兰》横屏获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金风拂菊引彩蝶》1982 年获中国工艺品百花奖。1984年9月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