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搜索Image Search:
记录:三峡移民变迁十年

2014-08-27 17:25:33 [上传者:陈瑛] [作者:陈瑛] [责编:周梦菡]
三峡移民同胞在烤鱼店主厨做菜。
2004年7月10日是星期六,我和往常一样,照例骑着自行车上街找新闻。骑车经过株洲市火车站前面的人民南路时,看到路边停着几辆大客车,客车前面档风玻璃上贴着“醴陵市”、“株洲县”字条,我预感到车站将有新闻事件,于是,就锁上自行车,在车站广场等候。
  过了约40分钟,即10点30分许,我见几位干部模样的人向车站贵宾出口匆忙走去,我也随后跟去。到达贵宾出口举目望去,看到一批头上戴着拼色帽、胸前挂着“外迁移民证”胸卡的三峡移民人群向贵宾出口走来。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位年龄约11岁,双手捧着块“走出三峡天地宽”牌子的男孩子,左侧一位穿铁路工作服的女工作人员,她右手举块“株洲8”牌子随队伍走出贵宾出口。
  我兴奋地举起手中的数码卡片机连摁几次,就退到车站广场继续拍摄挑着担子、背着背包、扶着老人、牵着小孩、举着红旗从车站广场通过的移民同胞队伍,他们在引领人员的带领下,走向等候他们的大客车,直到全部走完。经了解,这是三峡移居株洲地区最后的一批三峡移民。
  我不是哪家新闻单位的工作人员,我是个退休干部,做新闻是个人爱好,因此,我以自由撰稿人身份做着新闻和新闻摄影。拍摄到三峡最后一批移民迁移到株洲的新闻后,我匆忙回家处理照片,写照片说明,向省、市报纸发稿。 2004年7月12日星期一,《株洲晚报》头版、头条以“‘三峡’来了新市民”刊发了我的图片稿;令我尴尬的是,我给《株洲晚报》、《株洲日报》各发一组三峡最后一批移民到株洲的图片稿,7月12日,《株洲日报》二版也刊发了我的和晚报相同画面的新闻图片稿。
  这件令我尴尬的新闻报道,让我意识到7月10日最后一批迁移株洲地区的三峡移民新闻仅我一人拍摄到了,其它报刊没有记者到场采访拍摄,因此,就萌生了追踪关注这批三峡移民的想法。
  这批三峡移民共400多人,他们到底安置在醴陵市、株洲县哪些村镇,当时没有了解,我要全面关注,自认为力不从心,只能关注他们中的一小部分。
  为此,我挑选拍摄到的新闻图片中4个代表性人物:
  一个是睡在摇篮里、摇篮挂在母亲脖子上的移民娃娃;
  二个是捧着“走出三峡天地宽”牌子的男孩子;
  三个是左手抱着猫、右肩挂着包的女青年;
  四个是胸挂“外迁移民证”、挑着行旅向我微笑的中年男子。
  我冲洗出4张照片,再“按照”寻访。经过断断续续近一年的努力,我走遍了醴陵市的所有移民安置点,竟然没有找到我四张照片中的任何一个对象,当我感到泄气时,一位老移民对我说:“我们那批移民株洲县的古岳峰、太湖也安置了。”老移民为我指点了迷津,让我十分顺利地在古岳峰镇向阳村找到了睡在摇篮里的最小移民,和捧着“走出三峡天地宽”牌子的小男孩移民。
  于是,我就以这两小移民安置点为点,以一个48年党龄的共产党员身份跟踪关注至今,前后到古岳峰镇向阳村40多次,看望他们,听取他们反映生产、生活中的困难和问题,并将他们反映的问题代他们向市、县有关部门反映和争取解决;2013年2月4日至7日,我出资两万多元,租辆大客车,护送九个家庭的30个老小回重庆市万州区长坪乡探亲过年,让他们按照自己选定的日子(农历腊月24日)、快快乐乐、平平安安地回故里探亲过年一次。
  十年40多次去安置村拍摄、记录了他们生产、生活中的图片几百幅。从这些图片中人们能看到迁入地党和政府关心三峡移民的身影;能看到迁入地爱心人士关心三峡移民的身影;也能看出三峡移民在安置地积极创业、生产有了发展,生活有了提高的情景;也能看出移民同胞已经融入迁入地情景。